方方方方子寻

小学生级别写手。
防弹团饭。
76/41/25/36/26/56玩家。
糖不甜刀子不利,懒癌晚期,耶。

花[正泰/糖旻/南硕]

•我好希望拥有那种可以直接把脑内想法转化为文字的神器机器。
•OOC属于我
•小漂亮也属于我:)
•Maybe会BE

03.
金硕珍晕倒了,在练习的时候。
毫无征兆的,金硕珍就在众人面前那么直挺挺地到了下去。好在金泰亨反应快,在金硕珍的后脑勺同练习室的地板亲密接触前扑过去做了人肉气垫,这才没让金硕珍“血溅练习室”。只是苦了金泰亨,被他大哥压不说,貌似膝盖还因为摩擦地板蹭掉了皮流血了。
事发突然,七个人前一秒还跳着刀群舞,下一秒就只剩五个人站着了。最先反应过来的闵玧其立刻让郑号锡和田柾国两人先把金硕珍背到公司的临时休息室去,派金南俊去找方PD说明顺带帮金硕珍请个假,自己则是拨通了几人平日里常去的那家私人医院院长的电话,剩下朴智旻和金泰亨回家,替金硕珍收拾几套换洗衣物送去医院。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偌大的练习室里,只余下了金泰亨膝盖流血而留下的那一小块猩红色的血迹。普通雪地中的玫瑰一般,绽放在练习室洁白的地板上。
妖艳而柔美,艳丽得如同金硕珍左胸上开的那一朵。

04.
金硕珍是被医院病房内消毒水的气味给呛醒的。
一睁眼,映入眼帘的便是医院标配的白到晃眼的天花板,悄悄偏过头看了看,金硕珍便明了现在的他身处何地了。
竟然弄到了要进医院的地步了啊。
怕是……瞒不住那帮崽子了。
金硕珍刚打算要坐起身子来时,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推门而入的是刚买了清粥小菜给金硕珍当晚饭回来的金泰亨。看到他哥睡醒了,金泰亨先是小小的愣了会儿,随后便满满都是松了一口气的安心感。带上房门后,金泰亨径直走到病床边上,将手里的粥和小菜放置在床头的柜子上,弯腰去帮金硕珍把病床调高。边调边打趣他哥。
“珍哥你总算睡醒了啊。虽然我在哥倒下前帮哥垫着了没让哥伤着骨头啥的,但哥现在还是不要动的好。”
等金泰亨坐下后,金硕珍才发现这孩子右腿膝盖貌似受伤了,一直伸直放着。回想起他刚进门时的动作,貌似右腿也有些不便的样子。想来是垫着自己时伤到的,顿时有些心疼和过意不去,伸手去了揉乱了金泰亨柔顺的长刘海。
“哎一古辛苦我们泰亨了。对不起啊害你受伤了,还又给哥当垫子又给哥送饭的。怎么就你一个人过来?”
金泰亨一边任他哥揉乱自己的头发,一边伸手帮他哥把吃饭用的小桌板支起来,嘴里还不忘回答他哥的问题。
“啊,哥哥们和柾国儿都被经纪人哥给拎回去了。一会儿等哥吃完饭我也要回去啦,今晚暂时还没人陪哥过夜。不过好像伯母会过来照顾哥的样子,听说已经在路上了,可能一会儿就到了。哥不用担心没人陪着啦。”
支好小桌板后,金泰亨站起来把放在柜子上的清粥小菜拿过放到小桌板上,一一将外带餐盒的盖子打开后,从包里翻出特地从家里带过来的木块,用湿纸巾和干纸巾都擦过一遍后,才塞到金硕珍手里。
“知道哥不喜欢用一次性木筷,喏,哥快吃吧,饿坏了胃可不好。”
金硕珍看着手里的木块,顿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他这个弟弟的成长他一直看在眼里,却未曾注意到他已经成长了如此之多,平日里看着还是个小孩儿的样子,总是需要担心来着。没想到现在也已经可以如此细心的照顾别人了啊。
“泰亨啊,谢谢。”

05.
等金硕珍这餐饭吃完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金泰亨简单地给他哥收拾了下后,便拿上包和垃圾,同金硕珍道别,准备回家。
临走前,金泰亨说的一番话让金硕珍再一次感慨他家老六成长速度之快。
“硕珍哥有事的话,一定要和我说。”
“如果哥觉得我帮不上忙的话,就说给玧其哥听吧,那哥还是很靠谱的。”
“说给其他人也好,我们都会尽力帮哥的。”
“无论是什么事都好,哥一定不要藏在心里憋着不说。”
“无论怎么样,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在哥身后的,不会让哥一个人孤立无援的。”
“我希望哥能幸福。这样就足够了。”
金泰亨走后,金硕珍摸着胸口,无奈地笑了。
那小子,果然知道了什么吧。
果然,瞒不住了啊。

06.
把手里的垃圾扔进快捷通道中放置的垃圾桶中,返回走到电梯口。按下下楼的按钮,看着红色的数字从一升到十五。走进电梯里,按下第一层的按钮,看着电梯门缓缓闭合。
这过程中,金泰亨插在外套口袋里的手都没松开过。
他捏着一张纸。
直到电梯开始下降,金泰亨才松开捏着那张纸的手。
手心里全是出的冷汗,被刘海盖着的额头也是,被微长的头发盖住的后颈也是。金泰亨感觉刚才那是他人生中极为紧张的时刻之一,和等待出道消息前,领奖前,演唱会表演前一样的紧张。
长舒一口气后,金泰亨擦了擦手心的汗。将那张纸从口袋里抽出来,再一次阅读。
白纸上的明明写的是黑字,却好比血书一般鲜红刺眼。告示着金泰亨,这一切都不是偶然。
本来以为他哥只是因为偷偷练习过度和减肥导致的营养不良什么的,本来觉得他哥没几天就会回来了的,本来只是替他大哥收拾暂时住院用的换洗衣物而已,却无意间发现了这张藏在鱼丸鱼饼笼子下的诊断书。
“患者胸口的花朵已经出现枯萎现象。”
“初步断定,患者生命仅剩一个月。”
“建议其家属提前做好心理建设。”
深吸一口气,金泰亨做出决定。
他将手里的纸叠好,塞到手机壳里放好。
然后,拨通了一个他和金硕珍都很熟悉的号码。
“喂,南俊哥吗?”
“哥明天有空吗?”
“我…觉得有些事情哥知道比较好。”
“关于硕珍哥的。”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