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方方子寻

小学生级别写手。
防弹团饭。
76/41/25/36/26/56玩家。
糖不甜刀子不利,懒癌晚期,耶。

花[正泰/糖旻/南硕]

最近关注的太太们产的都是刀太痛苦了。
所以我也决定刀一刀(x)
•OOC属于我
•小漂亮也属于我:)

00.
金泰亨的左胸上开了一朵花。
一朵苦橙花。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他的左胸上莫名出现了一朵苦橙花的纹身样。
不偏不倚,正对心脏。
刚开始他没在意,毕竟没吃过猪肉总该见过猪跑,单恋太久会患上奇怪的病症这种事不足为奇。
可那是小说不是吗。
直到某天,他的好亲故忧心忡忡地找到他,同他说。
“泰泰啊…我…我最近好像有点不对劲。”
“嗯??怎么了?”
“我…心口上,长了一朵花。”
金泰亨一听,一把掀起朴智旻的衣服查看。
果真如他所说,心口上长了一朵花。
一朵大波斯菊静静绽放在朴智旻的胸口。

01.
金泰亨扯着朴智旻去了医院。
“这种病是最近才出现的新型病症,我们暂时还没有办法对你进行药物治疗。”
“目前关于这种病症的情报很少,已知的能够治愈的办法只有得到所爱之人的爱。”
“听上去很扯,但是这是唯一的办法。”
“你胸口的花已经完全绽放了,按照之前的病例来看,你大概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吧。”
“这三个月间你会陆续出现嗜睡、厌食、心脏阵痛等症状,待三个月后你胸口上的花枯萎,你便会长睡不醒。”
“你还有机会,年轻人。”
走出医院大厅的门后,医生的话还在两人的脑内自动回放。
“所以朴智旻,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金泰亨侧目看了一眼自己的好亲故,又看看他手上那张医生开的诊断书,十分冷静地发问道。
“我说没有你信吗?”
朴智旻把那张诊断书塞进包里最里面的那层,朝发问的人翻了个白眼。
“我信啊。”
朴智旻被金泰亨这一句噎住了,刚要说出口的谎言硬生生咽了回去,好半天都没说话。
见他不言不语,金泰亨张口又问。
“是玧其哥吗。”
刚刚重新编好谎的朴智旻又一次被噎住了。
“…你怎么看出来的。”
“猜的呗,你和玧其哥站一块儿的时候那个气场和谐得简直要冒粉红色的泡泡。”
“…什么乱七八糟的,认证失败,不算正答。”
选择性地过滤掉朴智旻的话后,金泰亨抛出了眼下最该解决的问题。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告白吗?”
在今天第三次被金泰亨噎到无话可说后,朴智旻开始怀疑金泰亨是不是想学rap想疯了偷偷去拜了师,又或者大邱人本来就善于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无奈的又送了个白眼给金泰亨后,朴智旻颇有些自暴自弃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叹了口气回答了金泰亨一句最老套的答句。
“走一步看一步吧。”
“还有三个月呢不是吗?”
是啊,还有三个月。
金泰亨摸了摸胸口,扯出了个有些勉强的笑容给朴智旻。
“还有三个月,还有机会。”
不知是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慰朴智旻。

02.
金泰亨和朴智旻前脚刚上回宿舍的出租车,后脚便有两个熟悉的身影从医院大厅的门走出来。
金南俊看着手里的诊断书,无奈的对身旁的人笑笑。
“都让哥别跟来了,这下我算是被逮着个正着了。”
闵玧其面无表情先他一步走下台阶,刚踏出一步,想了想,转过身看着自家老四问道。
“是珍哥吧。”
“哥你这是肯定句啊,还用问吗。”
被戳破了的金南俊笑得更无奈了,脸上的酒窝都透露着几分无奈的气息。摸了摸鼻子,颇有些心虚地问他二哥。
“有那么明显吗哥。”
“什么明显?”
“我喜欢珍哥的事。”
闵玧其想了想,摇摇头。
“不算吧,只是眼神很像。”
“像什么?”
像我看他的眼神。
一样的热烈,一样的渴望,一样的…求而不得。
闵玧其自动无视了金南俊的追问,转身朝马路边走去。
他感到自己的左胸又开始发烫。
在大邱天才的心口上,一朵大波斯菊悄无声息的绽放着,仿佛在寻找着。
寻找着另一朵绽开的,同样的,花。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