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方方子寻

小学生级别写手。
防弹团饭。
76/41/25/36/26/56玩家。
糖不甜刀子不利,懒癌晚期,耶。

你值得被爱 01

你值得被爱              01
◎ooc好像有点严重,算我的,私设有
◎小学生文笔
◎篇幅不定
◎cp为糖旻/正泰/南硕
◎小漂亮是我的:)

B市H区,闵玧其最熟悉不过的地方之一。
两年前,金南俊那颗智商高达148的脑瓜还没渡劫,闵玧其这颗被掩埋的钻石还没发光,两人就是在H区租的房子,因为金泰亨的大学刚好在H区。三个大老爷们挤在一件90坪的小公寓里,虽说委屈了点,但还好苦尽甘来。
那时候他还不是音乐人Agust D,他弟金南俊也还没能坐在总裁办公椅上,他家老幺金泰亨刚刚考上大学。他弟为了能够实现梦想努力创业,老幺为了分担俩哥哥的压力兼职在咖啡厅当服务生,他为了梦想和这个家在H区颇有名气的餐店——Eat   Jin打工。
三人就这么一路跌跌撞撞走来,好在命运之神总会眷顾那些努力的人们。他弟金南俊翻身做了资产阶级,老幺金泰亨被某家娱乐公司看上做了艺人,他的光芒终于是再也掩盖不住,第一张个专顺利发行。
三人从那个90坪的小公寓搬了出来,搬去了别的地方,真正搬走的原因有很多,只是他们选择了用“辛苦这么久想住大房子”这个理由而已。
没想到的是,两年后,闵玧其又回到了H区,入住在B街T号的S公寓里。而金泰亨由于被私生饭打扰的头疼,果断选择了搬到他大哥的隔壁。金南俊也因为私人原因,选择搬回H区,同闵玧其金泰亨住在同一层。
搬离H区的这两年,闵玧其经常会想到一个人。
闵玧其想,他大概这辈子都没办法忘记自己遇到朴智旻的那天吧。
那是个雪天,B市出奇的冷,他为了快些到达应聘的那家餐厅选择了不撑伞。待他匆匆赶到Eat Jin的时候,发上和肩上多多少少落了些雪,顾不及形象的他匆忙推开店门,抬眼看见的便是朴智旻那头亮眼的橘发和那张软糯如团子的脸。似乎是有惊讶他满身风雪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才迎上来询问他。
“您好,请问几位呢。啊对了,这是本店免费提供的毛巾,您先擦擦吧,别感冒了。”
说罢,递给闵玧其一条干净且干燥的白毛巾。
这便造就了闵玧其对朴智旻的第一印象。
橘子味的奶糖。
甜而不腻的那种。

时隔两年,闵玧其再次推开Eat Jin的店门,意料之中的,迎上来的侍应生是先前未曾见过的新店员。闵玧其跟在侍应生身后到一个靠窗的位置上坐下,点了杯美式后,闵玧其便靠在沙发背上,合上眼小憩。
二十分钟后,闵玧其的点餐做好了,意料之中的,送餐的是他弟金南俊和他说的他未来的弟妹,Eat Jin的金牌主厨兼店长——金硕珍。
“好久不见,硕珍哥。”闵玧其面不改色地坐直身子,端过金硕珍放在桌上的美式抿了一口,同金硕珍打招呼,仿佛叮嘱侍应生要求送餐人是他们店长的人不是他一般。
“呀闵玧其,你小子还知道回来,两年不见出名了嘛。”金硕珍将手里端着的盘子往桌上一放,坐到了闵玧其的对面。在后厨忙着的时候被告知有客人要求店长送餐,他还在纳闷是哪儿来找茬的人,从厨房出来到前面一看便知道了。毕竟闵玧其那薄荷色的发色在人群中太过显眼,再加上那砂糖般白净的肤色,想猜不到都难。
“谢谢硕珍哥的夸奖了,毕竟出息这种东西,还是要有的。”闵玧其听后笑了笑,不痛不痒回击一句。
一阵无言。
“智旻他…”“泰亨他…”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发问,免不得让人觉得有些尴尬,过了一会儿,闵玧其先行回答了金硕珍的问题。
“泰亨还行吧,每天固定5小时睡眠,有通告跑通告,没通告闲在家,偶尔去学校上上课。除了嘴越来越刁都挺好,没事儿就嚷嚷着要吃拔丝地瓜和白糖地瓜片。”
“呀,这么辛苦你这个做哥哥的不心疼一下吗?”
“人怕出名猪怕壮。”
又是一阵沉默。
“智旻他…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平时在学校上完课了还会回店里帮忙,前阵子出去比赛得了冠军,最近在家里休息呢。”
“嗯。”闵玧其一边听,一遍将那杯有些凉了的美式咖啡小口小口喝掉。
“你呢。”
饮尽最后一口,闵玧其将空杯放到一边,慢条斯理回答金硕珍。
“就那样吧。”
言罢,似乎是不愿再说什么,身子向后一靠,窝进沙发里。
这次的沉默是由金硕珍打破的。
“下次来的时候带上泰亨吧,我给他做白糖地瓜片,智旻也很就没见他了。”金硕珍起身,开始收拾桌面。
“田柾国呢。”闵玧其突然发问。
“…就那样吧。”听到对面那人的发问,金硕珍手上的动作不由得顿了一下,但很快又装作没发生的样子,将空杯收回盘子里,转身准备回厨房。
“他们俩的事…”“不管了。”金硕珍打断了闵玧其接下来的问题,没回头,丢下一句话后便走了。
“因为我理解了。”
金硕珍走后,闵玧其看着窗外的车流,突然笑了。
总算不用为自家那两个傻弟弟的幸福担心了啊。
至于他和朴智旻嘛。
走一步看一步吧。

走出Eat Jin的时候,午后的阳光洒在闵玧其身上,温暖得让人不得不相信,有好事将近。
掏出兜里的手机,翻了翻通讯录,拨通了自家老幺的电话,话语中难得带着些许愉悦。
“喂,泰亨啊,这几天有没有空?”
“啊玧其哥啊,这几天吗?好像后天可以休息来着,怎么了吗?”
“没,后天哥请你吃饭。”
“哈?吃饭?哥请我??”
“嗯,就这么定了,到时候等我电话。”
“哎?玧其哥等…”
没等金泰亨问清楚,闵玧其便挂了电话,手机听筒里只剩一阵“嘟——”的忙音。
电话那头的金泰亨一头雾水,弄不明白他大哥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选择听天由命,毕竟是他大哥不是,总不会害他的。
吧。
殊不知后天的这顿饭,将他金泰亨小指上缠缠绕绕的红线又系回了开始时的那人手上。
生活有时就是这么神奇,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这种情况一般被称之为。
命运。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