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方方子寻

小学生级别写手。
防弹团饭。
76/41/25/36/26/56玩家。
糖不甜刀子不利,懒癌晚期,耶。

[刘卢]你是一片海(下)

ooc有,慎点。
16卢21刘。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刘小别就这么陪着卢瀚文过了一个星期。
每天早晨起来,去吃早饭,顺带着给小孩儿买一份带回来。
然后叫他起床,监督他洗漱吃早餐,等着医生查完房后拉着小孩儿下楼散散心,或者坐在病房里聊天一直到午饭时间。
午饭他俩一般吃医院食堂,又是卢爸卢妈来了,两人就能换换口味。
午饭过后是午休,卢瀚文会被刘小别哄上床睡午觉,而他自己则会坐在小孩儿床头,玩玩手机刷刷手游什么的,等小孩儿睡醒了,就又是治疗,聊天,吃饭。
一个星期,天天如此,却也不见小孩儿脸上的忧郁散去半分。
而且卢瀚文越来越抗拒吃药,胃口也越来越差,睡觉时更是不安分,噩梦连连,刘小别给他掖被子的时候,经常发现小孩儿一头的冷汗。
某天下午,刘小别照常坐在卢瀚文的病床边,替小孩儿削些苹果。
毫无征兆的,卢瀚文说了一句话。
他说:“小别前辈,我想死。”
刘小别削些苹果的手一顿,过了一会儿,才干笑两声,继续削苹果。
“小鬼,别乱开玩笑。你会没事儿的。”
“小别前辈,我说真的。”
刘小别将手里的刀和苹果放到离卢瀚文很远的电视柜上,坐到床上,捧起卢瀚文那张日渐消瘦的脸,盯着那双眼神更为混沌的眸子,一字一句道。
“卢瀚文,你不能死。”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还没说出口,我还没把你拐回家,还没看着你变成蓝雨的那把剑,还没实现和你一起打世邀赛的诺言。
因为我还有太长的路,想跟你一起走。
但是刘小别不能说。
他也不敢说出口。
“因为你是卢瀚文。”
“因为你是蓝雨的未来。”
卢瀚文愣了愣,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那天,小孩儿没吃晚饭,也没吃药。
刘小别觉得这么下去不成,别说卢瀚文,换做是他,天天就这么几个地方转悠,就这么几件事能做,他也会憋得慌。
跟医生申请并且征得卢爸卢妈同意后,刘小别在他到G市的第八天,带着卢瀚文出了医院。
卢瀚文听到这事儿的时候,第一反应是问刘小别去哪儿。
“到时候就知道了,换衣服吧,看你怪闷的。”
“嗯。”


刘小别带着卢瀚文去了海边。
那是徐景熙告诉他的,来之前,他也特地问了一下黄少天和喻文州的意见。
小孩儿看着海,扭头对他眨了眨眼。
“小别前辈怎么知道这儿的?”
刘小别也学着对他眨眨眼,笑笑道。
“秘密,以后告诉你。”
不知为什么,卢瀚文突然觉得很开心,几天来第一次展露出一个特别向上的笑容。
“前辈好幼稚啊。”
“嗯,要去走走吗。”
“好啊。”
刘小别拉着卢瀚文,开始漫步在海边。
天有些阴沉。
“好像电视剧一样啊。”
卢瀚文突然开口道,那双深邃的眸子看向宽阔无边的海,许久,才又转回到刘小别的脸上。
好像发现了什么似得,小孩儿指着远处的小推车,兴奋地拽着刘小别的手甩来甩去跟他撒娇。
“前辈!前辈看那个!那个那个!”
“哪儿个?”刘小别见他如此兴奋,不由得顺着小孩儿指着的地方看去。
“那个!炒冰!!”
“想吃?”
“嗯!”
见他一脸期待的样子,刘小别决定满足卢瀚文这个小小的心愿。
“给你买去,在这等着别动。”
“嗯嗯!!”
刘小别松开了手,朝着卖炒冰的小推车小跑过去。
卢瀚文本还笑着的脸,在刘小别转身离去的一瞬阴沉下来。
趁着刘小别排队的功夫,卢瀚文缓缓走向了浪潮。
一步,一步,海水从漫过鞋底,直至漫过胸膛。
风浪越来越大,再走的深一些,就能一个浪淹没他。
“卢瀚文!!!!”
几乎是带着愤怒的,刘小别跑了回来,看着快被海水吞没的小孩儿微微发抖。
卢瀚文转过身,看到了刘小别。
离的太远,他看不清刘小别脸上的表情。
他张开干裂的双唇,压抑着哭腔,一字一顿的说道。
“小别前辈。”
“能让我去死吗。”
青年沉默了许久,才微微颤颤开口。
“不能。”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你不能死。”
“卢瀚文,你得活下去。”
像是理智绷断了线,泪水源源不断的涌出眼眶。
这是自卢瀚文患病以来哭的最伤心也是最痛快的一次。
他看着他的骑士一步步朝他走来,将他抱紧,带离这片危险的海域。
天空中的阴云被阳光驱逐,渐渐散尽。海滩上,一个青年抱着抽噎不止的少年,他们身后,是一片湛蓝的海。
刘小别是卢瀚文的海。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