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方方子寻

小学生级别写手。
防弹团饭。
76/41/25/36/26/56玩家。
糖不甜刀子不利,懒癌晚期,耶。

啊,为什么这个世界就不能和平一点呢。
……
算了,这是必然的吧。
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心疼崽。
每一个都心疼。
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走到如今,却不想,已经有恶意从他们爱着的人之中散发出来了。
…唯饭和唯六不是粉丝什么的,哪怕这样催眠自己,还是忍不住会好奇,会心疼。
他们到底是遭受了什么才如此愤世啊。
罢了罢了,崽儿们都告诉我要佛,还是佛一点吧。
Love yourself.
Love muself.
My friends.
And my enemies.

晚修太闲了于是脑补了下真相是假的结局。

•正泰
“柾国啊,哥已经还给你你的人生了。”
“哥不欠你什么了。”
“我们,”
“好聚好散吧。”

•糖旻
“闵玧其,我朴智旻这三年来做梦做够了。”
“我已经梦醒了,面对现实了。”
“你也,”
“醒醒吧”


•南硕
“南俊呐,你我都是成年人了。”
“成年人的世界里,哪有那么多童话。”
“你不是英勇的骑士,我也不是等待你来的王子。”
“成熟一点吧。”




具体什么时候能填我也不知道orz
手稿我已经写完上了,中写到一半。
_(:з」∠)_也许过几天就填坑了叭。
叭……

对于前阵子95的事情,我想说。
请看看B站他们6月8日打歌未播出片段。
95实力打毒唯的脸。
一个成功的团队如果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无法给予,是不可能走的远的。

很适合最近发生的乱七八糟的事

摘纪录:

对于同一件事,因角度不同,看法天差地别的情况在这世上比比皆是。
——凑佳苗《告白》


感谢推荐

_(:з」∠)_团饭表示不太理解唯饭感受先说一声米亚内。
接下来是一些自己的看法,您不开心请拉黑我。
旻和泰10年友情不是说说而已的,一个小错误就将这段友情判死刑是不可能的。
我和我一个非常好的朋友认识交往有8年,我们前阵子还闹了矛盾甚至让我一度以为我会和她断交。
可是我们只用了一顿饭的时间就和好了。
吵架的理由特别简单,她没有考虑到我的感受说了一些对于我人际交往问题的话,加上我本身就很负能而且这一阵子屁事儿贼多就爆发了矛盾。
我不想和她吵架然后我们冷战了两周,我们同一个宿舍的,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也不说话,就这么硬生生挨了两周。
最后我忍不住约了她一顿饭,饭还没上来,我们就已经和好了。
感情就是这样的,你以为它坚不可摧的时候它或许会不堪一击,但你以为它支离破碎的时候它却依旧完好如初。
一小步就可以知道。
旻和泰认识了十年,尚且不说这个,他们是男孩子,男孩子的友情有时候是不能用女孩子的思维去理解的。这也是我一直相信防弹哪怕内部闹了矛盾也绝不会跑的理由。
他们会自己解决。
就像烧台子纪录片里,泰和珍闹过矛盾一样。
他们有自己的解决方式。
与其盲目的在屏幕的另一端用着七七八八不干不净甚至说极端的思想去猜测去臆想还不如好好的想想他们接下来的活动。
我是泰宝圈入坑的,我对他的理解就是:是宝宝亦是一个男人,他有他的思想他有他的决定他不需要我瞎操心。
追星就是这样,爱得深了就会胡思乱想。可是这不是你带给他们伤害的理由。
孩子们对网上的事肯定都有了解的,微博闹成那样推特肯定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每个孩子都应该被心疼。
所以请不要用你恶毒的想法去猜测攻击任何一个孩子。
你不是他们,你无权替他们做出决定。
你或许为他们付出过很多,金钱,时间,感情。
但这些都不是你试图用你的主观思想去改变他们的理由。
也希望有偏见的人们善良一些,收起你们的阴谋论。要真的爱就少给孩子们添堵了。
以上,感谢。

真相是假 预告

•大家好我又开脑洞了
•试图做一个BE写手
•其实也可能是HE
•OOC属于我
•等我考完了再填
•侵删

今天是5月31日。
天气很好,阳光洒在金泰亨的阳台上,给他晾挂的那件白色衬衫装饰上了一层亮眼的光。
朴智旻的电话打过来时,金泰亨刚睡醒不久,正有些发愣地坐在床上,盯着床头柜上那封红色的请柬发呆。
接通电话后,电话那头的朴智旻声音大到把金泰亨吓了一跳。
“金泰亨!八点半了!你不是要迟到吧!”
“不会不会,我已经起来了,一会儿换了衣服就出门。”
“出门了打我电话,我去接你。”
“好好好,我知道了。”
“……别勉强自己,你不去也没关系的。”
“我没事,放心吧。”
挂掉电话后,金泰亨长舒了一口气,揉揉脸下床去洗漱。
阳台的那件衬衫被金泰亨取下,穿上,搭配上黑色的西装外套和领带。
金泰亨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平日里最讨厌被束缚的他,也有乖乖穿上西装的这一天。说来也怪,他金泰亨的衣柜里好看的领带一抓一把。可今天搭哪条都觉得别扭,只有这条最朴素的黑色领带最顺眼。
大概是要去参加“葬礼”的原因吧,金泰亨这么想着。
整理好之后,金泰亨拿上钱包钥匙和请柬,穿上那双买来几乎没怎么用得上的黑色皮鞋,离开了公寓。
现在小区门口,金泰亨拨通了朴智旻的电话。十分钟后,一辆黑色的宝马停在了金泰亨面前,降下半扇车窗。
“真难得见你穿的这么规矩。”
“礼数肯定要有的。”
“上车吧小帅哥。”
金泰亨坐在了副驾,侧身系安全带时,才发现朴智旻也穿了西装。黑外套白衬衫,配上一条黑色领带。除了款式和码数和他身上的不同外,其他的几乎无差。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俩约定好的。
“你也要去吗?酒宴很无聊的。”
“为什么不去,我也有收到请柬的好吧。”
“我记得你那天不是……”
“没扔,闵玧其他女朋友的面我还没见着呢,怎么可能扔。”
听到这,金泰亨不说话了。
他不说话,朴智旻也懒得开口。
举行婚礼的酒店不远,开车十分钟也就到了。朴智旻把金泰亨放到酒店大门口,像个操心的家长一样叮嘱他不要乱跑免得迷路,自己则是把车开到地下车库去停车。
金泰亨直直现在那儿,一个人,显得有些孤独,还有些无措。他摸了摸口袋里的红包,不放心地又确认了一遍,这才放下心来。一抬眼,却意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硕珍哥!”金泰亨兴奋地朝不远处走来的男人挥了挥手,笑弯了眼,露出他那招牌的四方嘴笑容。
“泰亨?你也来了啊。”金硕珍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个许久未见的学弟,揉了揉自家小公主,指着金泰亨和她介绍道。
“Linda,这是你泰亨哥哥。”
“泰亨哥哥好~”小家伙奶声奶气地对着金泰亨打招呼,丝毫没有怯意。
金泰亨这才注意到金硕珍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姑娘,又惊又喜地弯下腰来同她打招呼。
“你好呀小公主,你是叫Linda吗?”
小家伙用力点点头,又歪头想了想,一本正经的回答他道:“是的,但是Linda只有硕珍爸爸叫,我本本上写的名字叫金南珠,老师和小朋友们都叫我甜甜!”
“那哥哥也叫你甜甜好不好呀?”
“好的呐!”
“那泰亨哥哥就是你的新朋友了哦。”
“嗯嗯!”
正当一大一小进行着愉快的“新朋友”间的对话时,停好了车正慢悠悠往金泰亨那儿走的朴智旻看见了金硕珍。他先是小小吃了一惊,尔后便扑过去狠狠抱了抱这个以前经常给他和金泰亨开小灶做饭吃的哥。正打算开口问问这哥过的怎么样时,朴智旻看到了金泰亨牵着的小南珠。
“硕珍哥,这是?”
“我的小公主。Linda,这是智旻哥哥。”

关于回归秀的一丢丢感想

首先要谢谢字幕组,要不是字幕组我家七个男人说的啥我都不知道。
讲实话一开始对可乐宝满满都是套路的感觉,这次回归秀因为可乐宝舞台前的VCR换了另一个角度去看歌词,从中感受到七个哥哥们的爱,放送结束前的VCR和果的魔法小铺以及阿米女神们的合唱只接就泪崩了。
他们真的很辛苦,他们为了变成更好的自己改变了许多隐藏了许多,他们或许有瞬间认为自己十分虚伪,但再虚伪也是为了爱。其实没关系的,虚伪也好真实也好,阿米们永远现在你们身后爱着你们。
他们也真的很爱阿米,无论是可乐宝中隐藏伤痛的爱也好,是面包超人宝中想成为阿米们的英雄阿米们的力量也好,是Paradise中对阿米们说没有梦想也没关系享受幸福的爱也好,还是魔法小铺里成为阿米们永远的安慰和温暖也好,他们一直都在用自己最好的方式回报阿米们的爱。
我之前只喜欢一个韩团,不过后来因为解散也就脱饭了。饭上防弹的时间并不长,只有小半年。但是这七个男孩走过来长大成为男人有多不容易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了的。
他们爱着彼此,把彼此当做亲人,把宿舍称作家。他们爱着阿米,饭颂也好,个人solo也好,专辑曲也好,歌词美,更多的是爱。承her的歌词我还没有那么大的感受,但是这次转tear真的是满满的爱和感动。他们或许变了或许没变,但是他们真的一直在努力做最好的自己。
这次新专三首曲子的歌词很戳心。
Paradise.
Anpanman.
Magic shop.
我几乎没见过爱豆会对饭说你没梦想也没关系只要幸福就好。Paradise歌词真的是看一遍哭一遍。因为我就是没梦想的人,当身边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在唾弃自己没有梦想的时候,我爱的少年们跟我说你没梦想也没关系,你只要幸福就好。说完之后说要成为我的hero。还说在我的银河等我。
感谢大黑,感谢方爸,感谢七个哥哥们聚在一起成为了防弹,也感谢这个世界让我遇到了防弹。会承载着你们给的爱走出我的花样年华,也会奉献我的爱铺垫你们的花样年华。

花[正泰/糖旻/南硕]

•我好希望拥有那种可以直接把脑内想法转化为文字的神器机器。
•OOC属于我
•小漂亮也属于我:)
•Maybe会BE

03.
金硕珍晕倒了,在练习的时候。
毫无征兆的,金硕珍就在众人面前那么直挺挺地到了下去。好在金泰亨反应快,在金硕珍的后脑勺同练习室的地板亲密接触前扑过去做了人肉气垫,这才没让金硕珍“血溅练习室”。只是苦了金泰亨,被他大哥压不说,貌似膝盖还因为摩擦地板蹭掉了皮流血了。
事发突然,七个人前一秒还跳着刀群舞,下一秒就只剩五个人站着了。最先反应过来的闵玧其立刻让郑号锡和田柾国两人先把金硕珍背到公司的临时休息室去,派金南俊去找方PD说明顺带帮金硕珍请个假,自己则是拨通了几人平日里常去的那家私人医院院长的电话,剩下朴智旻和金泰亨回家,替金硕珍收拾几套换洗衣物送去医院。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偌大的练习室里,只余下了金泰亨膝盖流血而留下的那一小块猩红色的血迹。普通雪地中的玫瑰一般,绽放在练习室洁白的地板上。
妖艳而柔美,艳丽得如同金硕珍左胸上开的那一朵。

04.
金硕珍是被医院病房内消毒水的气味给呛醒的。
一睁眼,映入眼帘的便是医院标配的白到晃眼的天花板,悄悄偏过头看了看,金硕珍便明了现在的他身处何地了。
竟然弄到了要进医院的地步了啊。
怕是……瞒不住那帮崽子了。
金硕珍刚打算要坐起身子来时,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推门而入的是刚买了清粥小菜给金硕珍当晚饭回来的金泰亨。看到他哥睡醒了,金泰亨先是小小的愣了会儿,随后便满满都是松了一口气的安心感。带上房门后,金泰亨径直走到病床边上,将手里的粥和小菜放置在床头的柜子上,弯腰去帮金硕珍把病床调高。边调边打趣他哥。
“珍哥你总算睡醒了啊。虽然我在哥倒下前帮哥垫着了没让哥伤着骨头啥的,但哥现在还是不要动的好。”
等金泰亨坐下后,金硕珍才发现这孩子右腿膝盖貌似受伤了,一直伸直放着。回想起他刚进门时的动作,貌似右腿也有些不便的样子。想来是垫着自己时伤到的,顿时有些心疼和过意不去,伸手去了揉乱了金泰亨柔顺的长刘海。
“哎一古辛苦我们泰亨了。对不起啊害你受伤了,还又给哥当垫子又给哥送饭的。怎么就你一个人过来?”
金泰亨一边任他哥揉乱自己的头发,一边伸手帮他哥把吃饭用的小桌板支起来,嘴里还不忘回答他哥的问题。
“啊,哥哥们和柾国儿都被经纪人哥给拎回去了。一会儿等哥吃完饭我也要回去啦,今晚暂时还没人陪哥过夜。不过好像伯母会过来照顾哥的样子,听说已经在路上了,可能一会儿就到了。哥不用担心没人陪着啦。”
支好小桌板后,金泰亨站起来把放在柜子上的清粥小菜拿过放到小桌板上,一一将外带餐盒的盖子打开后,从包里翻出特地从家里带过来的木块,用湿纸巾和干纸巾都擦过一遍后,才塞到金硕珍手里。
“知道哥不喜欢用一次性木筷,喏,哥快吃吧,饿坏了胃可不好。”
金硕珍看着手里的木块,顿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他这个弟弟的成长他一直看在眼里,却未曾注意到他已经成长了如此之多,平日里看着还是个小孩儿的样子,总是需要担心来着。没想到现在也已经可以如此细心的照顾别人了啊。
“泰亨啊,谢谢。”

05.
等金硕珍这餐饭吃完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金泰亨简单地给他哥收拾了下后,便拿上包和垃圾,同金硕珍道别,准备回家。
临走前,金泰亨说的一番话让金硕珍再一次感慨他家老六成长速度之快。
“硕珍哥有事的话,一定要和我说。”
“如果哥觉得我帮不上忙的话,就说给玧其哥听吧,那哥还是很靠谱的。”
“说给其他人也好,我们都会尽力帮哥的。”
“无论是什么事都好,哥一定不要藏在心里憋着不说。”
“无论怎么样,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在哥身后的,不会让哥一个人孤立无援的。”
“我希望哥能幸福。这样就足够了。”
金泰亨走后,金硕珍摸着胸口,无奈地笑了。
那小子,果然知道了什么吧。
果然,瞒不住了啊。

06.
把手里的垃圾扔进快捷通道中放置的垃圾桶中,返回走到电梯口。按下下楼的按钮,看着红色的数字从一升到十五。走进电梯里,按下第一层的按钮,看着电梯门缓缓闭合。
这过程中,金泰亨插在外套口袋里的手都没松开过。
他捏着一张纸。
直到电梯开始下降,金泰亨才松开捏着那张纸的手。
手心里全是出的冷汗,被刘海盖着的额头也是,被微长的头发盖住的后颈也是。金泰亨感觉刚才那是他人生中极为紧张的时刻之一,和等待出道消息前,领奖前,演唱会表演前一样的紧张。
长舒一口气后,金泰亨擦了擦手心的汗。将那张纸从口袋里抽出来,再一次阅读。
白纸上的明明写的是黑字,却好比血书一般鲜红刺眼。告示着金泰亨,这一切都不是偶然。
本来以为他哥只是因为偷偷练习过度和减肥导致的营养不良什么的,本来觉得他哥没几天就会回来了的,本来只是替他大哥收拾暂时住院用的换洗衣物而已,却无意间发现了这张藏在鱼丸鱼饼笼子下的诊断书。
“患者胸口的花朵已经出现枯萎现象。”
“初步断定,患者生命仅剩一个月。”
“建议其家属提前做好心理建设。”
深吸一口气,金泰亨做出决定。
他将手里的纸叠好,塞到手机壳里放好。
然后,拨通了一个他和金硕珍都很熟悉的号码。
“喂,南俊哥吗?”
“哥明天有空吗?”
“我…觉得有些事情哥知道比较好。”
“关于硕珍哥的。”

花[正泰/糖旻/南硕]

最近关注的太太们产的都是刀太痛苦了。
所以我也决定刀一刀(x)
•OOC属于我
•小漂亮也属于我:)

00.
金泰亨的左胸上开了一朵花。
一朵苦橙花。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他的左胸上莫名出现了一朵苦橙花的纹身样。
不偏不倚,正对心脏。
刚开始他没在意,毕竟没吃过猪肉总该见过猪跑,单恋太久会患上奇怪的病症这种事不足为奇。
可那是小说不是吗。
直到某天,他的好亲故忧心忡忡地找到他,同他说。
“泰泰啊…我…我最近好像有点不对劲。”
“嗯??怎么了?”
“我…心口上,长了一朵花。”
金泰亨一听,一把掀起朴智旻的衣服查看。
果真如他所说,心口上长了一朵花。
一朵大波斯菊静静绽放在朴智旻的胸口。

01.
金泰亨扯着朴智旻去了医院。
“这种病是最近才出现的新型病症,我们暂时还没有办法对你进行药物治疗。”
“目前关于这种病症的情报很少,已知的能够治愈的办法只有得到所爱之人的爱。”
“听上去很扯,但是这是唯一的办法。”
“你胸口的花已经完全绽放了,按照之前的病例来看,你大概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吧。”
“这三个月间你会陆续出现嗜睡、厌食、心脏阵痛等症状,待三个月后你胸口上的花枯萎,你便会长睡不醒。”
“你还有机会,年轻人。”
走出医院大厅的门后,医生的话还在两人的脑内自动回放。
“所以朴智旻,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金泰亨侧目看了一眼自己的好亲故,又看看他手上那张医生开的诊断书,十分冷静地发问道。
“我说没有你信吗?”
朴智旻把那张诊断书塞进包里最里面的那层,朝发问的人翻了个白眼。
“我信啊。”
朴智旻被金泰亨这一句噎住了,刚要说出口的谎言硬生生咽了回去,好半天都没说话。
见他不言不语,金泰亨张口又问。
“是玧其哥吗。”
刚刚重新编好谎的朴智旻又一次被噎住了。
“…你怎么看出来的。”
“猜的呗,你和玧其哥站一块儿的时候那个气场和谐得简直要冒粉红色的泡泡。”
“…什么乱七八糟的,认证失败,不算正答。”
选择性地过滤掉朴智旻的话后,金泰亨抛出了眼下最该解决的问题。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告白吗?”
在今天第三次被金泰亨噎到无话可说后,朴智旻开始怀疑金泰亨是不是想学rap想疯了偷偷去拜了师,又或者大邱人本来就善于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无奈的又送了个白眼给金泰亨后,朴智旻颇有些自暴自弃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叹了口气回答了金泰亨一句最老套的答句。
“走一步看一步吧。”
“还有三个月呢不是吗?”
是啊,还有三个月。
金泰亨摸了摸胸口,扯出了个有些勉强的笑容给朴智旻。
“还有三个月,还有机会。”
不知是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慰朴智旻。

02.
金泰亨和朴智旻前脚刚上回宿舍的出租车,后脚便有两个熟悉的身影从医院大厅的门走出来。
金南俊看着手里的诊断书,无奈的对身旁的人笑笑。
“都让哥别跟来了,这下我算是被逮着个正着了。”
闵玧其面无表情先他一步走下台阶,刚踏出一步,想了想,转过身看着自家老四问道。
“是珍哥吧。”
“哥你这是肯定句啊,还用问吗。”
被戳破了的金南俊笑得更无奈了,脸上的酒窝都透露着几分无奈的气息。摸了摸鼻子,颇有些心虚地问他二哥。
“有那么明显吗哥。”
“什么明显?”
“我喜欢珍哥的事。”
闵玧其想了想,摇摇头。
“不算吧,只是眼神很像。”
“像什么?”
像我看他的眼神。
一样的热烈,一样的渴望,一样的…求而不得。
闵玧其自动无视了金南俊的追问,转身朝马路边走去。
他感到自己的左胸又开始发烫。
在大邱天才的心口上,一朵大波斯菊悄无声息的绽放着,仿佛在寻找着。
寻找着另一朵绽开的,同样的,花。